手机版

首页 > 亲办案例 > 内容

廖旭东律师代理何于虎与杨孝辉、李雾荣工伤保

发布时间:2020-09-18   阅读:111    
字号:
何于虎与杨孝辉、李雾荣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  
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2072民初8824号
原告:何于虎,男,1977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蔡甸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旭东、邹鹏,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孝辉,男,1984年6月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
被告:李雾荣,女,1988年1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
以上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梁锦荣,广东广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梁银珍,广东广鸿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原告何于虎与被告杨孝辉、李雾荣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后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于虎,被告杨孝辉、李雾荣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梁锦荣、梁银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于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杨孝辉、李雾荣支付原告何于虎:(一)一次性伤残补助金78000元(6000元/月×13个月);(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6000(6000元/月×6个月);(三)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0000(6000元/月×25个月);(四)医疗费1000元;(五)停工留薪期工资48000元(6000元/月×6个月);以上合计313000元。诉讼过程中,原告何于虎变更第五项诉讼请求,现要求停工留薪期工资为21000元(6000元/月×3.5个月)。另两被告已支付生活费20000元给原告何于虎,故总的诉讼请求变更为26600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何于虎于2017年9月15日入职中山市美事乐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事乐公司)处工作,任职五金部主管,月平均工资6000元,双方已签订劳动合同,被告杨孝辉、李雾荣未为原告何于虎购买社会保险。2017年12月17日上午原告何于虎在美事乐公司冲压车间工作时受伤,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中山市小榄人民医院治疗,共住院12天。2018年3月6日经认定为工伤,同年6月19日中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原告何于虎的伤残等级为七级。2018年6月29日美事乐公司经股东大会决议解散,在工商局办理了注销手续。2018年7月16日,原告何于虎向中山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申请仲裁,但不予受理,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杨孝辉、李雾荣辩称原告的月平均工资在5000元以下且总的扣减金额应为22000元。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何于虎于2017年9月15日入职美事乐公司,任职五金部主管。2017年12月17日,何于虎在工作过程中受伤。2018年3月6日,中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中人社工认【2018】0246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何于虎此次受伤为工伤。2018年9月7日被告杨孝辉、李雾荣以不服中人社工认【2018】0246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为由,向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7日作出(2018)粤2071行初903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本案按照撤诉处理。2018年6月19日,中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何于虎的伤残为七级伤残。2019年1月29日,中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再次鉴定何于虎的伤残为七级伤残。美事乐公司未为何于虎参加社会保险。何于虎于2018年7月16日向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7月16日作出中劳人仲不字[2018]853号不予受理通知书,以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处理范围为由决定不予受理,何于虎于2018年7月19日就该不予受理通知书向本院起诉。
何于虎主张其离职前平均工资为6000元,并对其主张提交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复印件拟予证实。经查,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反映卡号为62×××80,户名何于虎,对方户名为杨*辉分别于2017年11月7日及2017年12月6日网转收入2940元、5870元。庭审中何于虎确认杨孝辉于2017年11月7日及2017年12月6日分别通过银行转账支付2017年9月15日至同年9月30日工资2940元及2017年10月工资5870元。另,何于虎受伤后杨孝辉现金支付其2017年11月工资4900元及2017年12月份工资3800多元。杨孝辉、李雾荣主张何于虎的月平均工资在5000元以下,但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实。
何于虎主张医疗费共计23112.2元,并对其主张提交小榄人民医院病人住院费用清单(以下简称住院费用清单)、手术记录、入院记录、出院记录、疾病证明书拟予证实。其中住院费用清单反映姓名何于虎,入院日期2017年12月17日,出院日期2017年12月29日,住院12天,医疗费用共计23112.2元。庭审中何于虎确认杨孝辉、李雾荣已支付何于虎医疗费22112.2元,剩余1000元何于虎自行垫付。
何于虎主张杨孝辉、李雾荣承担赔偿责任,并对其主张提交核准设立登记通知书、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法定代表人身份信息、董事、监事、经理信息、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中山市美事乐电器有限公司章程、核准变更登记通知书、增/减/补/换发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中山市美事乐电器有限公司股东会决、受理通知书、送达回证、营业执照拟予证实。杨孝辉、李雾荣对此均予以确认。
杨孝辉、李雾荣主张其已支付22000元,并对其主张提交收款收据拟予证实。何于虎对此予以确认。
另查明,原美事乐公司系杨孝辉、李雾荣投资的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后于2018年6月29日注销,注销原因为股东、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解散。
本院认为,关于何于虎受伤前月平均工资的问题。首先,何于虎虽提交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实杨孝辉已足月支付其2017年9月15日至9月30日工资2940元及同年10月工资5870元,另,何于虎确认通过现金收取了2017年11月工资4900元,2017年12月半个月工资3800元。由于何于虎于2017年9月15日入职,2017年12月17日受伤,伤后即未回美事乐公司上班,故依据公平合理原则,本院在计算何于虎受伤前平均工资时将2017年9月及同年12月工资予以剔除。结合何于虎2017年10月至同年11月的工资分别为5870元、4900元,故本院认定何于虎受伤前的月平均工资为5385元[(5870元+4900元)÷2]。
关于何于虎停工留薪期的问题。何于虎于2017年12月17日受伤,其后被中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其停工留薪期为3.5个月,即何于虎于停工留薪期满后即应回美事乐公司上班,但其一直未回,故本院认定何于虎的离职时间为停工留薪期满第二日即2018年4月2日。
何于虎所受伤害为工伤,依法被评定为七级伤残,且其已与美事乐公司已解除劳动关系,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结合上述已认定何于虎受伤前月平均工资为5385元/月,故何于虎应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70005元(5385元/月×13个月),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2310元(5385元/月×6个月)、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34625元(5385元/月×25个月)、停工留薪期工资18847.5元(5385元/月×3.5个月)、医疗费1000元。鉴于美事乐公司未为何于虎参加社会保险,故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五十五条的规定,美事乐公司应支付何于虎上述全部工伤保险待遇,即美事乐公司应支付何于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70005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231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34625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8847.5元、医疗费1000元,合计256787.5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杨孝辉、李雾荣作为美事乐公司的股东,在美事乐公司未清偿何于虎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的情况下办理了美事乐公司的注销登记,严重损害了债权人何于虎的利益,应对何于虎的上述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共256787.5元承担清偿责任。由于杨孝辉、李雾荣已支付22000元,故还需支付234787.5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孝辉、李雾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支付原告何于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医疗费,合计234787.5元;
二、驳回原告何于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杨孝辉、李雾荣负担(该款原告何于虎已预交,其同意由被告杨孝辉、李雾荣直接向其支付,被告杨孝辉、李雾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迳付10元给原告何于虎,法院不另收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徐宏向
人民陪审员  黄志铭
人民陪审员  程欣欣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日
书 记 员  程瑞桢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