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亲办案例 > 内容

廖旭东律师代理袁某机动车与某公司交通事故责

发布时间:2020-07-28   阅读:63    
字号:
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袁建中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20民终410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主要负责人:冯耀结,该公司总经理助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建洪,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袁建中,男,1965年4月5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蕲春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旭东,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鹏,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被告:严怀宏,男,1980年7月7日出生,住湖北省荆州市石首市。
原审被告:颜崇刚,男,1972年12月24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双流县。
上诉人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袁建中、原审被告严怀宏、颜崇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6)粤2072民初49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改判一审判决,不服金额为11562.33元。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误工费错误。袁建中主张的误工期过长,根据公安部发布的《人身损害受伤人员误工日评定标准》7.2.1规定,一处肋骨骨折的误工期为30-40天,对袁建中的伤情只同意赔付不超过40天的误工费。其次,袁建中仅提供营业执照、工资表、员工工作及收入证明,未提供纳税证明、劳动合同、误工损失证明等证据予以佐证,无法证实其实际误工损失。一审仅根据以上证据判决误工费不合理,应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计算误工费为1510元/月÷30天×40天=2013.33元。二、一审判决清理费、拯救费错误。根据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十条规定,对于间接损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不负责赔偿和垫付,故清理费和拯救费不属于保险责任范畴。
袁建中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严怀宏、颜崇刚未予述称。
袁建中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严怀宏、颜崇刚、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支付医疗费12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0元、护理费3000元、营养费3000元、交通费300元、误工费19760元、车辆维护费1610元,合计31955元;富德财产保险中山支公司对上述款项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月12日11时15分,严怀宏驾驶粤T×××××号小型轿车沿富成路由东阜路往东海路方向行驶,行驶至中山市××××与富成路处时,与从东海路往东阜路往佛奥花园行驶由袁建中驾驶的电动车发生碰撞而肇事,事故造成袁建中受伤及车辆损坏。2016年1月22日,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东凤大队作出NO:1004444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严怀宏未让右方来车优先通行,应负事故全部责任;袁建中不负事故的责任。2016年5月9日,袁建中诉至一审法院。
袁建中在事故中受伤后,于事故当天入中山市凤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6年2月1日出院,出院医嘱:定期复诊、不适门诊随诊、住院期间一人陪护、出院后建议休息2月。2016年4月1日,袁建中到中山市凤人民医院门诊复诊,医嘱休息1周。此次交通事故造成袁建中的损失如下:医疗费1285元(按发票金额为1285.7元,袁建中只主张1285元,按其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000元(住院20天,酌情以100元/天计算),护理费2600元(住院20天,酌情以130元/天计算),交通费300元(袁建中主张交通费300元合理,予以确认),误工费13465.66元(住院20天,医嘱休息67天,共误工87天,以袁建中事故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4643.33元为标准计算),车辆维修费1500元、清理费100元、拯救费10元,以上费用合计21260.66元。
肇事车辆粤T×××××号小型轿车的登记车主为颜崇刚,该车在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投保了保险期限自2015年7月16日零时起至2016年7月16日二十四时止、责任限额为122000元的交强险及保险期限自2015年7月17日零时起至2016年7月15日二十四时止、保险限额为2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并购买了三者险不计免赔条款。交强险各项赔偿限额为死亡伤残110000元、医疗费用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交警部门认定严怀宇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袁建中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对此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的规定,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承保了肇事车辆粤T/×××××号小型轿车的交强险,该保险公司应根据上述规定在交强险各项赔偿限额内对袁建中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严怀宇按责承担全部的民事赔偿责任,因其驾驶的肇事车辆在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及不计免赔,故严怀宇的民事赔偿责任先由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承担。根据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情况,确认本次交通事故造成袁建中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及车辆损失等合计21260.66元,上述损失不超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赔偿限额范围,故应由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予以全部赔偿。
综上,袁建中要求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赔偿交通事故损失符合法律规定,但具体赔偿数额应当以核定为准。袁建中要求严怀宏、颜崇刚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于法不符,不予支持。其中关于营养费,因无医嘱需加强营养,故不予支持。关于误工费的问题,袁建中提交了工作证明、工资表及用人单位的营业执照复印件,颜崇刚、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虽不确认,但没有提供相反证据予以推翻,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误工费以工资表显示的事故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4643.33元为标准计算为宜,误工时间以住院及医嘱休息时间予以计算,袁建中要求计算4个月,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严怀宇经合法传唤不到庭应诉,视为其对袁建中的诉求放弃抗辩权,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交通事故赔偿款21260.66元给袁建中;二、驳回袁建中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98元,减半收取为299元,由袁建中负担100元,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负担199元。
本院二审期间,本案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在于:一、误工费认定是否正确;二、清理费、拯救费应否支持。
关于焦点一。袁建中于一审就其误工费主张提供工资表、员工工作及收入证明,并提供了出具证明企业的营业执照,可以证明受伤前工作收入情况,而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并未提交相反证据,故一审对袁建中的误工费主张予以支持正确。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称袁建中应提交纳税证明、劳动合同、误工损失证明等证据才能证明误工损失的理据不足,不予采信。关于误工天数,应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一审依据袁建中住院天数及医疗建议确定误工时间正确,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只同意计算40日的误工费依据不足。
关于焦点二。清理费、拯救费是发生交通事故后必然产生的费用,属于受害人因交通事故蒙受的直接损失,依法属于交强险的财产损失责任限额范围,一审就此作出的判决合法有据,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关于该两项费用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富德财险中山支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9元,由上诉人富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瑄
代理审判员  林天华
代理审判员  唐芙蓉
二○二○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禤婕蓉
梁杏燕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