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亲办案例 > 内容

廖旭东律师代理黎永钦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一

发布时间:2020-07-27   阅读:51    
字号:
黎禹忠、黎永钦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二审刑事裁定书
       
  •   
  •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刑终1364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中山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黎禹忠,男,汉族,1968年1月20日出生,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中山市。因本案于2016年12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7年1月24日被逮捕。现押于广东省中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黄俊鹄,广东凯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黎永钦,男,汉族,1984年10月29日出生于广西桂平市,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因本案于2017年2月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6日被逮捕。现押于广东省中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廖旭东、邹鹏,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吴丽,女,汉族,1968年11月10日出生,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中山市。因本案于2016年12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7年1月24日被逮捕,2018年9月3日被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威,男,汉族,1984年4月26日出生,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因本案于2017年2月27日被中山海关取保候审,同年6月20日被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8年2月8日被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陈安生,男,汉族,1970年7月10日出生,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因本案于2017年3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7日被逮捕,2018年9月3日被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黎禹忠、黎永钦、吴丽、李威、陈安生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于2018年8月28日作出(2018)粤20刑初8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黎禹忠、黎永钦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方式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6年2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黎禹忠向被告人李威、陈安生及黄某3扬(另案处理)等人购买从香港走私入境的红色柴油(下称红油)共计19185.65吨后在位于广州市花都区的两个脱色场进行脱色后出售牟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41434000.44元。同年6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黎永钦受黎禹忠雇请将黎禹忠收购的红油脱色后出售牟利。经海关统计,黎永钦参与加工脱色走私红油共计6894.29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14888912.4元。同年11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吴丽在明知黎禹忠从事买卖走私红油的情况下,帮助黎禹忠记录买卖红油账目、收付买卖红油货款。经海关统计,吴丽参与记录账本、收付货款的走私红油共计6745.13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14566782.74元。同年11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李威多次将其购买的走私红油转售给黎禹忠,共计643.3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1389270.68元。同年4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陈安生多次将其购买的走私红油转售给黎禹忠,共计326.29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704656.27元。
2016年12月27日,黎禹忠、吴丽被抓获归案。2017年2月8日,黎永钦被抓获归案。2017年2月27日,李威到中山海关缉私分局自首。2017年3月2日,陈安生被抓获归案。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有书证、物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黎禹忠、黎永钦、吴丽、李威、陈安生无视国法,走私普通货物,其中被告人黎禹忠、黎永钦、吴丽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被告人李威、陈安生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应依法惩处。被告人黎禹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黎永钦、吴丽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被告人李威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黎禹忠、吴丽、陈安生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吴丽、李威、陈安生符合法定适用缓刑的规定,可依法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三)项、第(二)项、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项、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
(一)被告人黎禹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二)被告人黎永钦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三)被告人吴丽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四)被告人李威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五)被告人陈安生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六)缴获的走私红油及供犯罪所用的被告人个人财物等物品由扣押机关中山海关依法处理。
上诉人黎禹忠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兑彬”账本中的10346吨红油和“公司”账本中的8839.95吨红油存在重复计算的情况;海关统计表上的大部分“出货数”不是走私油,是其厂里清洗的一、二线有、清船油等,海关统计表上有一部分是从出货点直接送给客户,属于“厂外交易”,账本中注有“红”字的才是走私油,没有注明“红”字的是正规渠道发的柴油。海关统计表中的“收货地”实际是“装货地”,“销售去向”实际上是“客户名称”或者其厂名的,才是入货数,即从其他地方运入炭步或新场的属于入货数量,而从炭步或新场收货运往其他地方的属于出货数量,海关统计表把出货数和入货数一起计算,且没有扣除加工场外直接交易的不属于走私有的数量,造成重复计算。
上诉人黎永钦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黎永钦主动交代了黎禹忠设立的位于炭步镇大涡小学附近的脱色点,该脱色点是侦查机关未掌握的情况,对黎永钦应以自首论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黎永钦受雇于黎禹忠,是从犯,所起的作用很小,请求改判。一审法院所认定“黎永钦归案后不供认其犯罪的主观故意以推卸罪责、认罪态度和悔罪态度较差”与事实不符,黎永钦归案后的口供基本固定,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应对其减轻刑罚。
经审理查明,2016年2月至12月期间,上诉人黎禹忠向原审被告人李威、陈安生等人购买从香港走私入境的红油后运到其开设的分别位于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水运二村、大涡小学旁的两个红油加工脱色点进行脱色,后在国内销售牟利。经海关统计,黎禹忠收购走私红油共计19185.65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41434000.44元。
2016年6月至12月期间,上诉人黎永钦受黎禹忠雇请,先后在上述两个红油加工脱色点工作,将黎禹忠收购的红油脱色后出售牟利。经海关统计,黎永钦参与加工脱色走私红油共计6894.29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14888912.4元。
2016年11月至12月期间,原审被告人吴丽明知黎禹忠从事买卖走私红油,仍帮助黎禹忠记录买卖红油账目、收付买卖红油货款。经海关统计,吴丽参与记录账本、收付货款的走私红油共计6745.13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14566782.74元。
2016年11月至12月期间,原审被告人李威多次将其购买的走私红油转售给黎禹忠。经海关统计,李威销售红油共计643.3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1389270.68元。
2016年4月至12月期间,原审被告人陈安生多次将其购买的走私红油转售给黎禹忠。经海关统计,陈安生销售红油共计326.29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704656.27元。
2016年12月27日,黎禹忠、吴丽被抓获归案。2017年2月8日,黎永钦被抓获归案。2017年2月27日,李威到中山海关缉私分局自首。2017年3月2日,陈安生被抓获归案。归案后,被告人黎禹忠、吴丽、李威、陈安生均如实供述了其主要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立案决定书、查获经过、抓获经过、现场照片、办案说明、刑事拘留证、逮捕证、取保候审决定书、情况说明等,证实:海关缉私部门根据群众举报,立案侦查从香港偷运红油入境的走私犯罪,查明黎禹忠团伙向其他犯罪团伙购买走私红油并进行脱色处理后在境内销售的涉嫌犯罪事实,遂分别将黎禹忠、吴丽、陈安生抓获,广西公安机关将被网上追逃的黎永钦抓获,李威投案自首。
2.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现场照片,证实:侦查人员对黎禹忠、吴丽居住的中山市小榄镇兴平路三巷7号住所及车辆进行搜查,当场查获记账笔记本6本(封面分别为“公司”、“兑彬”、“B6”、“南宁”等字样)、便笺纸1张、记账凭证25本、纸质材料1批、U盘1个、手机12个、印章4个、存折10本、从业资格证5本、道路运输证5本、行驶证1本等书证、物证。
3.拱北海关出具的(2017)0005、0006、0020号《涉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走私数量办案说明、查获的账本和便笺、账本统计表,证实:黎禹忠团伙“兑彬”字样账本记载的走私红油数量为10346吨,核定偷逃税款共计22343233.91元;黎禹忠团伙“公司”字样账本记载的走私红油数量为8839.95吨,核定偷逃税款共计19090766.53元;黎禹忠团伙“B6”字样账本记载的的走私红油数量为3187.24吨,核定偷逃税款共计6883167.3元。吴丽确认上述账本、统计表、便笺所记载的内容系其按照黎禹忠告知其的内容所作的记录。
4.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办案说明:经吴丽核对,“公司”、“兑彬”字样的账本所记内容无重复记载,但“B6”字样账本与“公司”、“兑彬”字样账本所记内容有重复记载的情况,按照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将“B6”字样账本所记载的3187.24吨走私红油数量全部从黎禹忠的犯罪数量中剔除,仅按“公司”和“兑彬”字样账本所分别记载的红油数量计算黎禹忠的逃税数额。吴丽对上述账本内容予以确认。
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黎永钦走私数量办案说明、数量汇总表:根据“公司”字样账本记载的2016年6月1日至11月28日期间黎禹忠收购并运至炭步镇脱色点的红色柴油数量以及“B6”字样账本记载的2016年11月29日至12月15日黎禹忠收购并运至大涡小学附近脱色点的柴油数量统计,2016年6至12月,黎永钦在上述两处红油脱色点参与加工红油6894.29吨,按海关核定证明书的有关数值计算,偷逃税款14888912.4元。
6.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吴丽走私数量办案说明、账本统计表:根据“公司”、“兑彬”字样账本的记载内容,2016年11月1日至12月26日,吴丽共参与走私红油6745.13吨,按海关核定证明书的有关数值计算,偷逃税款14566782.74元。
7.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李威走私数量办案说明、账本统计表:根据“B6”字样账本的记载内容,2016年11月29日至12月15日,李威向黎禹忠销售红油共643.3吨,按海关核定证明书的有关数值计算,偷逃税款1389270.68元。李威确认了上述账本内容。
8.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陈安生走私数量办案说明、账本统计表、银行账户转账明细表:根据黎禹忠、吴丽账本的记载内容及相关银行账户转账记录,2016年4月至10月,陈安生向黎禹忠销售红油共326.29吨,按海关核定证明书的有关数值计算,偷逃税款704656.27元。陈安生确认了上述账本内容。
9.中山海关缉私分局提取的黎禹忠、吴丽与他人联系红油购销业务的微信聊天记录及委托珠海宇扬翻译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所作相关微信内容转换文本。
10.中山海关缉私分局提取的黎永钦手机内储存的红油脱色点、红油样品、手机银行交易红油记录截屏、红油进出记录的打印照片。
11.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银行转账资金汇总表、涉案账户明细表、冻结账户资料等证实了涉案用于买卖红油的农行、工行、建行、农商行等多家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情况。黎永钦确认其名下的多张银行卡被用于收付有关红油款项。
12.广西桂平市公安局罗秀派出所、珠海市公安局翠香派出所、中山市公安局小榄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身份证明及全国人口信息网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黎禹忠、黎永钦、吴丽、李威、陈安生的身份情况。
13.证人马某的证言:2016年3至6月,黎某介绍我到黎禹忠位于炭步镇的脱色点开油车运送柴油,由黎禹忠发放底薪和出车提成。我主要从珠海高栏港旁码头边拉油送至两个脱色点,并从脱色点将油运到广东、广西、江西、湖南等地。油款由客户与黎禹忠自行结算。黎禹忠另外还聘请了黎某等几个司机运油。脱色点由阿健(梁某1)负责日常管理,黎永钦在脱色点做拉油管等杂活。黎禹忠账本里的“树”代表我的运油记录。
证人马某从照片中分别指认出黎禹忠及黎某、梁某1。
14.证人邓某的证言:2016年5月底,我姐夫马某叫我帮他开油罐车给黎禹忠运油一、两次。同年11月,黎禹忠的侄子黎某又请我帮黎禹忠运送红油,主要是从高栏港拉红油到炭步脱色点,并从脱色点运油给广东、广西等地的客户。根据黎禹忠的记录,我帮他运送红油58次共1978.71吨。脱色点负责人是梁某1,黎某等人是司机,黎永钦负责过磅等工作。
证人邓某从照片中分别指认出黎禹忠、黎永钦及黎某、梁某1。
证人钟某的证言:2016年6至8月,东莞人“林老板”借用我的银行账户用于生意上的转账收钱,后我发现账户来往金额较大,其中吴丽、梁某1账户均转来40多万,就问怎么回事。“林老板”说是做红油。我知道做红油是违法的,就不再借卡给他用了。经我核对买家“兑彬”账本及我的银行流水账,确认“林老板”用我的账户收取其销售1766.15吨红油的货款。
16.证人张某1的证言:2016年8月初,“李某”借我的银行卡使用,说是收付工程款。9月初,我怀疑有事就要回了银行卡,后来才知道“李某”用我的账户做红油生意。经核对我的银行卡交易记录及买家“兑彬”账本,确认“李某”用我的账户收取其销售红油1117.01吨的货款。
证人谭某的证言:我母亲“区冬爱”的账户是我使用。2016年,“阿良”借用该账户用于其向陈安生销售红油后收取货款,我事先不知。该账户收到陈安生的货款后,“阿良”让我再转给他。该账户总计收到陈安生76.9万元。
证人谭某从照片中指认出陈安生。
18.中山海关缉私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黎禹忠的“公司”和“兑彬”等账本记录内容、现场照片、交易记录统计表、银行卡及转账明细表,证实:证人马某受黎禹忠雇请运送红油共1032.04吨;证人邓某受黎禹忠雇请运送红油共990.9吨;证人钟某的工行、中信、农行等账户银行卡系其借给“林老板”用于收取黎禹忠的红油货款,与黎禹忠的账本记录一致;证人张某1的工行、农行等账户银行卡系其借给“李某”用于收取黎禹忠的红油货款,与黎禹忠的账本记录一致。吴丽及证人马某、邓某、钟某、张某2分别确认了上述证据,与其供述及证言均一致。
19.黎禹忠的供述:2016年2月起,因走私红油能赚钱,我就向“黄某黄某2”(黄某3扬)、李威、陈安生等多人购买从香港偷运入境的红油,送到我与“肥坤”(梁某2)合伙在炭步先后开设的两个脱色点进行脱色后贩卖牟利,也帮别人给红油脱色。我叫妻子吴丽帮我记账和收付款,按照红油的来源和销路等分记在多个账本,其中“兑彬”和“公司”两个账本记载的入货数就是我所购红油的总数。封面写有“兑彬”字样的粉红色笔记本,记录的是2016年3月5日—12月26日,我购买和销售走私红色柴油的记录。封面写有“南宁”字样的粉红色笔记本,记录的是2016年2月份和2016年11月、12月购买和销售走私红色柴油的记录。封面写有“公司”字样的粉红色笔记本,记录的是2016年2月25日—12月26日,我购买和销售走私红色柴油的记录。这三本因为利润分配方式不同,所以分开记录。吴丽后来知道是走私。我雇请黎永钦在脱色点给红油脱色并记账,雇请黎某等人做司机运送红油。吴丽在笔记本上注明“红”字,这个应该是买红色柴油给我的客户的名字。
黎禹忠从照片中分别指认出黎永钦、陈安生及黎某、黄某3扬、梁某2。
20.黎永钦的供述:2016年5月起,黎禹忠雇我到炭步两个脱色点工作,叫我听梁某1的安排。该脱色点雇请了几个工人和司机脱色和运送红油,“肥坤”(梁某2)也带人运油。我主要从事操作机器给红油脱色及过磅、泵油等,有时也帮忙记账和收支日常费用,黎禹忠还叫我开了几张银行卡借给他妻子吴丽专门用于收支红油款,吴丽和梁某1有时叫我帮他们转账收支红油款。脱色场主要加工红色柴油。
黎永钦从照片中分别指认出黎禹忠、吴丽和梁某1、梁某2,并指认了两个红油脱色点现场。
21.吴丽的供述:2016年2月起,我老公黎禹忠叫我帮他记录买卖红油的数据,我将黎禹忠告诉我的数据按照不同的性质分别记入不同的账本,内容有人名、入货和送货地点、吨数、单价、金额、工人工资等。之所以分三个本子记录,是按照运输红油车辆不同而分别记录的,“兑彬”本子记录的是黎鋭彬的油车拉红油情况。“公司”本子记录的是黎禹忠雇请的司机驾驶黎禹忠的油车拉红油的情况。“B6”本子记录的是别人拉红油到黎禹忠脱色场进行脱色的红油数量及脱色后拉走的出货数。送来脱色的红油有一部分没有拉走,就是卖给黎禹忠的,也有多拉走的,多拉走的部分价格比较高。其中“公司”、“兑彬”两本账本记录黎禹忠买卖红油的数量,而其它账本与这两本账有重复记录情况。黎禹忠还让我计算利润和结算交易数额,并使用我自己及黎永钦等多人名下的多个银行卡用于收付红油款。经我仔细核对上述账本,确认均系我记录的黎禹忠买卖红油的真实数据。2016年10月底或11月初,我才得知黎禹忠是在违法走私红油。记录本中标注有“红”字,这个是黎禹忠告诉我是卖红色柴油给他的一个客户的名字。
吴丽从照片中分别指认出黎禹忠、黎永钦,并确认缴获的账本均系其本人记录的黎禹忠买卖走私红油的内容。
22.李威的供述:2016年11月起,我从一名不知名司机处分多次购买总共643.3吨走私红油后转卖给黎禹忠以赚取差价,每吨利润100元左右。我送货到黎禹忠指定的大涡小学旁交给“亚钦”(黎永钦)。除“亚钦”支付我10万现金外,其余款项由黎禹忠使用吴丽、梁某1等人的账户转账给我。我也向黎禹忠购买过褪过色的柴油。
李威从照片中分别指认出黎禹忠、黎永钦,并确认黎禹忠账本中与其有关的记录内容。
23.陈安生的供述:2016年初,我从停靠码头的油船上过驳红油后再交给黎禹忠的油车,或者把红油送到黎禹忠的脱色点。黎禹忠通过吴丽、梁某1等人的账户向我收付红油款,我向“阿明”提供的“区冬爱”账户支付油款。
陈安生从照片中指认出黎禹忠,并确认了黎禹忠账本中与其有关的记录内容。
对黎禹忠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评析如下:
对于黎禹忠所提“兑彬”账本和“公司”账本中的红油数量存在重复的意见,经查,根据黎禹忠和吴丽的供述,“公司”、“兑彬”字样账本分别记录不同来源、不同司机运输的红油,并且参与走私分红的人不同;黎禹忠亦曾确认有“兑彬”和“公司”字样的两个账本记载的入货数就是其所购红油的总数,故可以确认上述两个账本对走私红油的数量记录没有重复之处,其所提上述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对于黎禹忠所提黎禹忠上诉所提笔记本上有一部分从进货点直接送给客户没有进场加工的、其中标注有“红”字的才是走私油的理由,经查,黎禹忠和吴丽均供述,笔记本上标注的“红”字是卖油给黎禹忠的客户名称,结合笔记本上其他记录,可以确认,“红”应是指卖油给黎禹忠的客户;黎禹忠本人在二审中亦确认其只负责联系进货的红油数、对不是走私油部分的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既然并不清楚,则不可能要求吴丽记录到笔记本上,也就是说海关据以统计走私柴油数量的笔记本中记录的都是走私柴油而没有其他非走私的油品。故黎禹忠上述所提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对于黎禹忠所提销售去向记录为“场”的实际上是入货数量、该部分红油数量与其他入货数量存在重复计算的意见,经查,根据黎禹忠和吴丽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兑彬”和“公司”账本中是记录购买和销售走私红油的记录,按日期记录,第一行是购买的数量、价格和总货款,第二行是销售的数量、价格和总货款,第三行写利润。从笔记本上看,黎禹忠所提销售去向为“场”的记录的第一行记录了收货地和货款,第二行记录了“场”和货款(不同于第一行的货款),第三行写着利润。如果确如黎禹忠所提这仅仅是入货数量,则应不存在两个价格以及利润的记录,故黎禹忠所提前述理由与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常理相悖,其所提前述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对黎永钦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侦查机关系根据查获的吴丽记录的账本已经掌握了本案走私红油总量,其中已包括了黎禹忠、黎永钦在炭步镇大涡小学附近的脱色点进行脱色的走私红油数量,故黎永钦交代大涡小学附近的脱色点不属于自首。黎永钦是从犯,原审法院已予认定并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认定黎永钦认罪和悔罪态度较差亦与事实相符,原审判决对黎永钦的量刑适当。综上,黎永钦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黎禹忠、黎永钦、原审被告人吴丽、李威、陈安生走私普通货物,其中黎禹忠、黎永钦、吴丽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李威、陈安生偷逃应缴税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应依法惩处。黎禹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黎永钦、吴丽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可予减轻处罚。李威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黎禹忠、吴丽、陈安生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吴丽、李威、陈安生符合法定适用缓刑的规定,可依法宣告缓刑。本案违法所得的财物、供犯罪所用的个人财物依法应予追缴、没收。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黎禹忠、黎永钦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第三项、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项、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吴铭泽
审判员  郑小明
审判员  陈亦光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李翔晖
书记员张蔚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