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亲办案例 > 内容

廖旭东律师代理吴观胜与中山市某建设工程有限

发布时间:2020-07-02   阅读:200    
字号:
吴观胜、中山市恒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20民终187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观胜,男,1959年9月1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吴川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旭东,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晓冬,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市恒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东凤镇东富路72号首层之二。
法定代表人:李秉躬,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欧焕珍,该公司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童燕柳,男,1964年4月21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少强,男,1968年9月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吴川市。
上诉人吴观胜因与被上诉人中山市恒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7)粤2072民初5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吴观胜上诉请求:要求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共同支付吴观胜工资差额306700元。事实与理由:一、2017年1月6日吴观胜向法院起诉时,民事诉状中的诉讼请求是:“判令被告支付我工资差额款306700元”,并不是要求确认吴观胜与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存在劳动关系。一审审理的却是“确认吴观胜与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存在劳动关系”。这明显是错误的。二、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已查明以下事实:恒丰公司将承包的建设工程非法转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实际施工人郭少强,吴观胜是郭少强招用的劳动者,郭少强签名确认欠吴观胜2015年6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共计19个月的工资差额306700元。郭少强与童燕柳是合作关系。故郭少强的工资差额306700元应由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恒丰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吴观胜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童燕柳辩称,吴观胜与郭少强是合作,吴观胜是郭少强请的,童燕柳并没有参与工程的施工。吴观胜的工资非常高,明显不合理。童燕柳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郭少强未发表答辩意见。
吴观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支付吴观胜工资差额306700元。
一审法院查明:吴观胜认为其与恒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郭少强没有用人资格并挂靠恒丰公司对外承包工程,童燕柳与郭少强是合作关系,并以此作为请求权基础向恒丰公司、童燕柳、郭少强主张权利。为此,吴观胜提交了不予受理通知书、工资表、监理工程师通知单、监理通知单、停工通知单、温馨提示等证据作证。经查,不予受理通知书载明,吴观胜于2017年1月4日以恒丰公司作为被申请人向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1月5日作出中劳人仲不字〔2017〕2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理由为吴观胜的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处理范围。工资表上有吴观胜的签名及指模,工地项目总施工签名处有吴观胜、郭少强签名,其主要载明:2015年至2016年,吴观胜月薪为19300元,月数为19个月,总工资为366700元,借支6××000元,余额306700元。吴观胜提交的其他证据主要反映了具体工程施工过程中存在的安全、费用及工程变更等方面的问题。
恒丰公司提交的其与郭少强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协议书主要载明:郭少强作为工程责任承包人,承包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一、厂房二、办公楼及厂房四工程。本工程项目在恒丰公司监督下,郭少强实行独立经营、独立核算、全额承包、自负盈亏的施工作业方式承包。如出现劳资纠纷,郭少强负全部相关责任,并自行按相关程序处理劳资纠纷。
另查,一审法院于庭审中要求吴观胜明确请求权基础,吴观胜明确表示其与恒丰公司是劳动关系,郭少强挂靠恒丰公司,童燕柳与郭少强是合作关系,其责任由法院认定。
庭审中,吴观胜述称:其由郭少强聘用,聘用时郭少强已明确告知以恒丰公司的名义对外展开业务,是挂靠关系。恒丰公司称郭少强没有施工资质,其与郭少强是挂靠关系,但其不对涉案工程进行管理,不清楚郭少强聘请吴观胜及人员情况。童燕柳称其与郭少强是合作关系,其在工地协助郭少强与业主往来并收取相应工资。双方保证其提交的证据及所作陈述的真实性,不存在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或有损第三人利益之情形。
一审法院认为:吴观胜以劳动合同纠纷为由向恒丰公司主张权利,且要求童燕柳、郭少强承担责任,吴观胜为此提交了前述证据。但吴观胜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其与恒丰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并据此要求童燕柳、郭少强承担责任。一方面,恒丰公司作为发包方,将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的厂房建筑工程发包给没有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人即郭少强,吴观胜作为劳动者,其与承包人郭少强形成劳务法律关系,恒丰公司作为发包方和作为劳动者的吴观胜之间不存在劳动法律关系。另一方面,吴观胜与恒丰公司并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与童燕柳、郭少强也未签订相关合同,而童燕柳、郭少强也非恒丰公司的员工,吴观胜也未提供其他事实依据证明其与恒丰公司存在劳动法律关系。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吴观胜的主张不成立,一审法院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郭少强经一审法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抗辩、举证等诉讼权利,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吴观胜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吴观胜负担(该款吴观胜已预交)。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除“恒丰公司提交的其与郭少强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协议书”外,其余部分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吴观胜称是郭少强雇请其在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中任职工地技术员及总施工,工资为19300元/月,其入职19个月,工作期间曾借支6××000元,尚欠306700元工资未付。童燕柳确认吴观胜是在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中做工,但认为吴观胜是郭少强所请,工资不应该有那么高。
一审庭审中,恒丰公司提交了《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协议书》,《建筑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建设工程劳务承包合同》、请款书等证据证明郭少强与恒丰公司为挂靠关系,所有工程都是郭少强独自承建,与恒丰公司无关。恒丰公司提交的《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协议书》系作为甲方的恒丰公司与作为乙方的郭少强、童燕柳签订;《建筑工程施工补充合同》系童燕柳代表恒丰公司与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劳务承包合同》显示童燕柳、郭少强又将承包的工程中的部分工程转包给了谢让贵、胡尚勇;请款书显示童燕柳代表恒丰公司要求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支付部分工程款。童燕柳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童燕柳提供了其与郭少强签订的《合作协议书》,证明其与郭少强是合作关系。该协议中,童燕柳作为甲方,郭少强作为乙方,双方约定: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在三角镇建设的办公楼、厂房项目由童燕柳负责签订施工合同,童燕柳收取总价的2%作为报酬,然后由乙方负责自带70%资金作为本工程项目施工,乙方全权负责本项目的施工(自负盈亏),具体执行按甲方和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补充合同一致,乙方不得推翻合同任何条款。包括除非不可抗力因素停工10天,甲方有权终止合作关系,并委托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就已建工程进行估值,以6××%作价支付已建工程款,只支付其中30%待总工程完成,并出房产证6××天后才支付剩余估值工程款。甲方在施工现场负责协调与业主的一切事务及配合施工现场的工程监督管理,工资按照在职期间每月一万元人民币计算,乙方支付甲方报酬时间为:签订合同进场当天支付十万元整给甲方,以后按照收工程进度款时按比例支付每次10万(三次),工程结算后结清最后一次利润(不管多少)。本协议具法律效力,双方共同遵守。
本院认为:根据恒丰公司提交的《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协议书》、《建筑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建设工程劳务承包合同》、请款书等证据及各方当事人陈述,可以证明是郭少强、童燕柳共同挂靠恒丰公司承建了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童燕柳虽称其与郭少强仅是合作关系,并提供了其与郭少强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予以证明,但童燕柳并未对其在上述协议、合同中的签名行为作出合理解释,亦未提交相应的反驳证据。《合作协议书》也不能证明童燕柳与郭少强仅为合作关系。故本院对童燕柳所持其与郭少强仅是合作关系的主张不予采信。
吴观胜主张是郭少强雇请其在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中任职工地技术员及总施工,工资为19300元/月,其入职19个月,借支6××000元,尚欠306700元工资未付。为此吴观胜提交了监理通知单等相关证据以及工资表等证明自己的主张。监理通知单等证据证明吴观胜确在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中从事相关工作,工资表上亦有郭少强的签名确认。童燕柳也确认吴观胜为郭少强所雇请,确在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中做工;童燕柳虽不确认吴观胜主张的工资数额,但未提交反驳证据。一、二审期间郭少强均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出书面抗辩意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本院采信吴观胜所持郭少强雇请其在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中任职工地技术员及总施工,期间吴观胜的工资是由郭少强发放,尚欠306700元工资未付的主张。
根据上述分析,本院认定郭少强、童燕柳共同挂靠恒丰公司承建了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在施工过程中,郭少强雇请了吴观胜任职工地技术员及总施工,尚欠306700元工资未付。由于是郭少强、童燕柳共同挂靠恒丰公司承建了中山市科立泰电器有限公司厂房工程,吴观胜是在郭少强、童燕柳共同承建的工程中做工,故郭少强、童燕柳应共同支付欠付吴观胜的工资306700元。吴观胜与恒丰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的特征,但恒丰公司明知郭少强、童燕柳没有施工资质,仍同意郭少强、童燕柳挂靠恒丰公司进行实际施工,应与郭少强、童燕柳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存在不当之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7)粤2072民初505号民事判决;
二、郭少强、童燕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共同向吴观胜支付欠付的工资306700元;
三、中山市恒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对郭少强、童燕柳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中山市恒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郭少强、童燕柳各负担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中山市恒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郭少强、童燕柳各负担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 莉
审判员 梁艳凤
审判员 卢俊辉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李秀连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