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亲办案例 > 内容

廖旭东律师代理康建军、钟双阳、某公司与某公

发布时间:2019-11-29   阅读:200    
字号:
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中中法民二终字第15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康建军,男,1971年4月4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
委托代理人:廖旭东,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桢祥,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钟双阳,男,1982年9月26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双峰县。
委托代理人:廖旭东,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桢祥,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市双丰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
法定代表人:钟双阳,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廖旭东,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桢祥,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玉峰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法定代表人:唐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海平,系该公司法务主管。
原审被告:康建慧,男,1968年2月25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
上诉人康建军、钟双阳、中山市双丰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玉峰电子有限公司(玉峰公司)、原审被告康建慧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4)中二法东民二初字第2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钟双阳分别于2014年3月1日、4月1日向玉峰公司出具2014年2、3、4月份对账单,金额为54255元、104175元、2531.5元,合计160961.5元。三份对账单均由钟双阳签名,客户:知足电子电器厂,联系人:康R,电话:13702******,相关送货单13张,由双丰公司员工签收。
各方确认已付款40000元。
另,双丰公司向玉峰公司出具的一张中国建设银行支票没有兑现,该支票出票日期2014年6月30日,金额50000元,用途:货款。
双丰公司于2014年1月17日登记成立,钟双阳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登记地址中山市******。
中山市知足电子电器厂(下称知足电子厂)属个体工商户,登记经营者为康建军,实际由康建军、康建慧共同经营。钟双阳签名的三份对账单上登记的联系电话13702******使用者是康建慧。康建慧确认曾电话向玉峰公司订货约230000元,玉峰公司仅送货约170000元。
2014年8月28日,玉峰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原审四被告连带支付货款120961.50元及相应贷款利息。
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康建慧电话向玉峰公司订货,玉峰公司送货后双丰公司人员签收,钟双阳签订对账单,而对账单显示客户是知足电子电器厂,且货款已支付40000元,显然,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均参与并共同完成了买卖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因此,玉峰公司与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之间已构成买卖合同关系,本案属买卖合同纠纷,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作为买受人,应支付相应货款。而且,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并没有就货款承担问题与玉峰公司达成一致,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之间行为混同,应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钟双阳签订的对账单,玉峰公司供货总金额为160961.5元,扣除已付40000元,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还应支付120961.5元给玉峰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没有及时付款,应从玉峰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综上,玉峰公司的诉讼请求理据充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一、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应于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货款120961.5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给玉峰公司(违约金从2014年8月28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清偿之日止);二、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740元,减半收取为1370元,由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负担(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康建慧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法院交纳)。
上诉人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与玉峰公司进行交易的相对方是知足电子厂,与其他人无关,知足电子厂的老板是康建军,钟双阳在知足电子厂的对账单签名,并不意味着钟双阳要承担付款义务;(二)双丰公司与玉峰公司并无业务往来,若玉峰公司认为双丰公司拖欠其货款,其必须另案起诉。综上,请求判令钟双阳、双丰公司无需向玉峰公司支付货款120961.5元。
被上诉人玉峰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康建慧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与诉讼,亦未发表任何答辩意见。
各方二审期间均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一审期间,钟双阳、双丰公司称“2013年之前钟双阳与康建慧是一起做的,后来在2013年10月就自己出来开公司了。2013年12月的订单是其向玉峰公司下的订单,从2014年2月开始没有再下订单,是玉峰公司主动送货到双丰公司,涉案货物是双丰公司仓管钟振华签收的,并且开具5万元支票给玉峰公司,另给现金4万元给康建慧。”钟双阳、双丰公司一审期间称其与玉峰公司是从2014年5月份才开始有往来。二审期间,康建军、双丰公司、钟双阳称涉案货物是知足电子厂员工签收的,不是双丰公司员工签收的,且其代理人对于钟双阳在几份对账单上签名系个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不清楚。
本院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现争议的焦点是钟双阳、双丰公司是否应对本案货款承担清偿责任。
现有证据表明,本案交易系由康建慧以知足电子厂名义向玉峰公司订货,而知足电子厂系康建慧与康建军合伙经营的个体工商户,故康建慧、康建军作为交易的相对方,应对本案货款承担清偿责任。而钟双阳与康建慧曾于合伙期间向玉峰公司订货,2014年5月之后钟双阳、双丰公司又向玉峰公司订货,而本案的货物由双丰公司员工签收,对账亦由钟双阳签名确认并列出还款计划,且支票由双丰公司开具给玉峰公司,现金亦由双丰公司交给康建慧后再付款给玉峰公司。综合上述情形,足以认定钟双阳、双丰公司加入到本案债务中,应对本案货款承担清偿责任。原判对此理解正确,处理无误,应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康建军、钟双阳、双丰公司的上诉缺乏理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20元,由上诉人康建军、钟双阳、中山市双丰电器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思刚
审 判 员  胡怡静
代理审判员  刘运充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晓婷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