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律师文集 > 内容

该如何解读“死磕派”律师

发布时间:2019-04-24   阅读:162    
字号:

该如何解读“死磕派”律师

廖旭东(广东粤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448,南京网民千钧客在新浪博客上发表《解读“死磕派”律师》,认为:少数所谓“死磕派”律师,结成了形式松散、联系紧密、行动抱团的“联盟”,俨然法律界黑社会。这些所谓“死磕派”中部分人员与境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直接听命于外国使领馆,有的受助于有政治背景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有的有邪教轮子背景,有的直接充当民孕急先锋,有的与民族分裂势力勾肩搭背。“死磕派”律师组织化、黑社会化、政治化趋势已经十分明显,不仅扰乱社会秩序、破坏舆论安全,也败坏律师名声、阻滞法治进程,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毒瘤之一。

《解读“死磕派”律师》一文在网上发表后,引发了许多律师热议。

甘肃律师何辉新作个表态:我非“死磕()"律师,我从不认可这是一个辩护流派或思想流派,一些同行之“认证”等闹剧属自娱自乐,贻笑四方而不自知。不认为他们是拉帮结派。对于某些自认“死磕()"律师,并自鸣“载入史册”等闹剧颇为鄙视。2、认为他们是“律师黑社会”的论调是文革余孽的腔调,同样鄙夷。

北京杨学林自称为死磕派律师,他说:所谓死磕式辩护,并不是一种辩护流派,只是一种辩护风格;而所谓死磕派,也不是一个“派”,只是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没有固定的成员,没有确切的人数,而且因时、因案会有变化。死磕式辩护是时代的产物,当然是会消亡的。其实,死磕派律师最大的期望就是死磕式辩护早日消亡。我坚定地相信,死磕消亡之时,就是宪法和法律被遵守之日。

 我作为一名律师,从死磕派律师在中国出现开始,就一直在关注他们,近二年,我先后写了《律师该不该“闹庭”》、《 律师“敢死队”》和《中国律师需要死磕吗》等文章,谈了我对死磕派律师的看法,我不认同千钧客对死磕派律师的解读,我以为:死磕派律师并不是一个律师派别,也不是一个律师组织,更不是法律黑社会。他们与境外组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死磕派律师的代表杨金柱多次明确表示:不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他们并不是“造反派”,最多算个“改良派”,他们只希望:律师的权利能够得到保障,案件的裁判能够正确适用法律,当事人能够感受到公正与正义。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